明清名家竹雕更有收藏价值


竹刻属于“文玩清供”,以插屏、笔筒、臂搁、根雕为主,是古代文人、雅士、画家等清流既实用又赏玩的东西,尤以明清竹刻为佳。200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会上,一件清代竹刻名家顾珏的竹刻笔筒成交价高达1045万港元,直接推动了竹刻收藏的繁荣,连号称“无一款凡物”的上海博物馆,也陆续购进260多件。 

  雕制竹刻分几个层次:一是竹皮“留青”,竹子皮薄如纸,新伐下来的竹子皮呈青绿色,雕刻时在竹皮上巧做功夫即为“留青”,这种技法是竹刻的巅峰。刮去竹皮后下面一层为“篾青”,是竹子最细密的部分,常被用来做浮雕和透雕,最常见的竹刻笔筒即出于此,篾青的特点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变红,而且越老越红,越把玩摩挲颜色上得越快,给人艳而不俗的感觉。剖开的竹板叫“竹簧”,主要用来雕刻臂搁,也就是绘画、写字时垫在手臂下的搁板。最后是竹根,上好的老竹根肉质厚实,中心充实,是清朝竹刻匠人喜用的竹料,可以酣畅淋漓地施展雕工技艺,创作出惟妙惟肖的作品。

 

 

所谓的竹刻名家,主要指明清的朱松邻、朱小松、朱三松“嘉定三松”,封锡爵、封锡禄兄弟,吴之幡、周芷岩以及“留青”竹刻祖师张希黄,还有顾珏等大师级人物。他们的作品通常都留款,即使无款无识,也能从鲜明的雕刻风格上鉴别出来。他们常用的技法是深刻、浮雕和圆雕,因为几百年前的工具和制作环境远逊于今,名家作品大多古朴木拙,并且吸收国画的“留白”,往往一件竹刻上只是寥寥几刀,较之现代用电脑镙机刻出来的东西格外大方雅致。

 

 

和古代书画一样,一件能够拍出天价的竹刻定然传承有序,不同的是,书画的传承通过上面的藏印得知,竹刻则通过藏家口口相传,竹刻背后总有一个故事、一段传奇。同样,有了确切的传承记载,作品也就鲜活起来,收藏价值也就更高。